返回

我什么没干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1章 杀人的境界
    天是灰的,地也是灰的,天地之间的一切都是灰茫茫的。

    以至于一座石桥尽管近在眼前,却还让人看不真切,不知道桥的另一头通向何方。

    即使是桥的这头,布幡都在这灰茫茫中无力地垂落着,看不出任何一点的生机。

    这是桥头,除却一座小茶棚之外,别无他物。

    桥边靠近马路的地方,摆着一张随时都会倒塌的破桌子和一些更破的凳子。

    此时这里就坐着形色各异的八个人,却相顾无言,气氛比这环境还要静默。

    终于,一阵沙沙的脚步声打碎了这份安静。

    又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穿透了层层雾障,一根木头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对,是人!

    只不过被烧焦了,所以看起来就跟木炭差不多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样的人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,可此时却移动正常。

    “他”径自穿过浓雾,走过来后,就一屁股坐在了空余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哪怕眼前的八个人已经很奇怪了,却不足以让他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虽然对这些人不好奇,然而这些人却不是好相与的。

    闻着他身上令人作呕的焦糊味,旁边的人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八嘎,你地混蛋,滚到一边去,不然老子一枪崩了你。”

    骂他的人个子不高,却很粗壮,乍看起来跟火腿罐头差不多。

    一身土绿色的粗布军服,头上还戴着一顶缠着绳网的钢盔。胸前挂着一个类似于书包的兜子,腰间围着一圈弹药袋,脚下的黄色胶鞋上满是泥污。

    最引人注目的,则是此人嘴鼻之间的仁丹胡,配合着充满杀气的眯眯眼,看起来既强悍又猥琐,并没有让肩后的栓动步枪增加什么威慑力。

    自然,“焦木”也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孰料,仁丹胡的恶言却惹恼了旁边一个相貌粗豪的汉子。

    只见那汉子大大咧咧地跨坐在凳子上,一只脚还踩在旁边的凳子上,嘴角始终泛着无所谓的轻笑。

    听到仁丹胡的喝骂,他便忍不住开口讥讽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大铳嘛,拿来打苍蝇都嫌麻烦。”

    仁丹胡显然受不得激,立刻暴跳如雷。

    “八嘎,老子乃是枪神。在我的枪下,没有任何一个美利坚鬼畜可以活命。”

    粗豪汉子却哈哈大笑,尽显豪爽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笑话,你的铳再厉害,能有我的快刀厉害吗?哼,只需一刀,没人能够逃过我的追杀。”

    这本是粗豪汉子的自吹自擂,却让一个黄毛碧眼、体壮如牛的家伙露出了轻蔑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哼,一群动刀动枪的垃圾,完不懂什么才是力量。我只需要一脚,就可以让无数人的为我欢呼,也能让仇恨我的人心脏麻痹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冲突却让旁边一个长毛、戴着眼镜的流里流气的青年不满了。

    他恶狠狠地骂道:“叼你老母噶冚家铲,你地企度乱禁叫噶搞咩鬼?再唔收皮就把你地部拉出去剁了喂狗。”

    别看这青年瘦的跟麻杆一样,但是一脸的凶相,怎么看都不是好人,竟然吓得那金发碧眼哆嗦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青年的残暴却让旁边的一个长冠、袍服的老人看不过眼,也瞧不起他的粗鲁。

    “哼,杀人何须如此?老夫只需要区区一个计谋,就足以挑动天下风云。”

    这老人语气已经够嚣张的了,孰料却让另一个头戴八梁冠、身着蟒袍服的面白无须的老头子嗤笑不已。

    “哼哼,真是够麻烦的。杀个人嘛,何须什么计谋?咱家只要一句话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的老人嚣张狂妄的言论,其余人等皆震骇不已,惊疑不定地警惕着这老头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在座的都不是一般人,老头子的话固然吓了大家一跳,却也让一个英俊帅气的书生看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杀人何其简单,可怎比诛心更甚?真要让一个人永世不得翻身,不但要毁灭他的肉体,还要留下传诸百世的名著,让其遗臭万年才行。”

    这话就更加厉害了,让大家伙不期然地离那个书生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该死的,最狠的还是读书人啊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显示自己的厉害,但却有一个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子只盯着最开始的那个仁丹胡,透露出了探究目光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这是98K吧?枪法如何啊?”

    仁丹胡刚才一直专注于听别人吹牛,正想着怎么才能显示自己更厉害一些。听的运动服的话,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“八嘎,你个混蛋是没长眼睛吗?这是三八式步枪,98K是什么玩意儿?”

    运动服嗤鼻一笑,态度并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三八大盖啊,那又如何?有我卢老爷的SKS厉害吗?本老爷的SKS一秒九枪,纵横天下无敌。怎么样?要不要学?只要给我十万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仁丹胡听不懂什么一秒九枪,也不知道SKS是什么玩意?
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