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什么没干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章 出问题了
    喝了孟婆汤,过了奈何桥,从此就阴阳两隔、人鬼殊途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故事,所有人都听说过。

    可是真的经历了这些,即使“焦木”也不禁有点好奇,从自己的世界中走了出来,好奇地四处观察了起来。

    九个人当中,唯独他是没有喝了孟婆汤的,自然也就保存着记忆。

    不像旁边的家伙们,一个个如同僵尸一样,只是木讷地往前走。

    出乎“焦木”的意料,奈何桥并没有多长,但是从浓雾背后走出来,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奈何桥的对面是迷雾重重的话,这边就一切清新自然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地府,并没有什么恶鬼哀嚎、惨象环生的可怕景象。

    相反这里一切都井井有条,生机盎然,看起来比他前世见过的所有的大城市还要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从奈何桥上下来,桥头早有两名男子在等着了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从未见过的制服,看起来很有气势。

    唯一不同的是,其中一人的胸前挂着牛头的徽章,另一个则挂着马头的徽章。

    “焦木”听多了阴曹地府的故事,自然知道,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了。

    只是和传说中牛头、马面长在身上不同,真正的地府里,只不过是徽章而已。

    一俟九个人在桥头下来,牛头就直接道:“你们跟我走。”说着,当先行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孟婆汤是什么成分组成了,除了让人忘记前世的记忆之外,竟变得无比听话。

    于是八个人又和之前一样,依次跟着牛头、马面行去。

    “焦木”虽然有自己的意识,但初到地府,人生地不熟的,也只好跟着。

    走不多远,牛头、马面就领着他们走进了一幢建筑。

    里面的格局,看起来就跟民事法庭差不多。

    区别之处,裁判席上坐着的,不是一身长袍的法官,而是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这次是马面先说话。

    只见他冲中年男子深施一礼,恭敬地道:“启禀阎罗王,今天死去堕入轮回之人已经带到,请您查收。”

    “焦木”恍惚不已,完没有想到,这个长的跟CEO似的中年男子,竟然就是阎罗王。

    传说中阎罗王不是黑面阴沉,气势吓人的嘛,怎么看起来,就跟中年阿加西差不多呢。

    当然,他的心理活动,高坐在上的阎罗王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见人已经带到了,阎罗王开始办公。

    他先让牛头、马面分左右站立,充当仪仗,然后便抄起了卷宗。

    略微看了看,他便开始给台下的人做起了安排。

    第一个人,就是那个骂着“八嘎、八嘎”的家伙。

    阎罗王的语气深沉有力,明明没有怎么用力喊,但是整个室内,不管多远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藤井宪村,你本是RB国一普通农民,然而冒昧无知,轻信人言,变成了杀人无数的刽子手。所以依旧地府法令,本王判处你十八层地狱走一回,堕入牲畜道。”

    原来那个家伙居然是RB人,怪不得“八嘎、八嘎”地叫唤呢。

    依照这家伙的脾气,本应该叫嚣反抗的。然而因为孟婆汤的缘故,变得浑浑噩噩,不知对错,顺着阎罗王的指示,就木然地走进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门后的十八层地狱是什么样子的,却没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处理了藤井宪村之后,阎罗王却开始安排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田伯光,你乃武林中的采花败类,坏无数女子清白,罪大恶极。所以本王判处你堕入娼妓道,转世投胎后终生为妓,人尽可夫。”

    “焦木”一阵咋舌,没有想到,那个粗豪的汉子,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田伯光。

    奈何田伯光也没有意识,依旧跟着阎罗王的指点,同样走进了一道门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第三个人,也就是那个金发碧眼、体壮如牛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夏基布·胡提,你本是一名毫无天赋的足球运动员。如果早早改行,说不定能闯出一片天空。偏偏你执迷不悟,最终在球场上被足球砸死。鉴于你思想迟钝,本王判你入轮回道,来事做一头与世无争的猪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靠,这还不如田伯光呢。”

    听着阎罗王的判处,“焦木”腹诽不已。

    但他阻止不了阎罗王的行动,判处依旧在继续。

    下一个是那个长发、带着眼镜的衰仔青年,原本凶神恶煞地说要将人分尸,此时却张大着嘴巴,跟初次看到东京似乎很热一样。

    “肥尸,你本是一名小混混,以敲诈学生、称霸球场为生。奈何跟错大哥,在你大哥死后,你也被人欺压,最终死于乱刀之下。你这样的人,就是渣滓。所以本王判处你轮回为野狗,四处寻找垃圾为食。”

    眼瞅着“肥尸”也走了,看着他的背影,焦木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很耳熟的名字啊,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阎罗王看样子不知道判处过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