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我什么没干过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章 经典扯皮
    天有阴与阳,地有柔与刚,人有仁与义。

    三者合一,是为三才,也便是大道。

    现在,人这一个环节出了事故,意味着大道有缺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地府所不能承受的重大损失,一旦被天庭获知,地府的所有人都肯定要吃锅烙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如今物价涨的这么利害,他们那点工资都不够被罚的。

    一想到大难临头,阎罗王和牛头、马面就面面相觑,冷汗淋漓。

    还是马面的脑筋比较活,危急关头,突然想到了什么,对阎罗王说道:“大人,事到如今,没别的办法了,只好趁着上面还没有发现,咱们先把错误消弭了为妙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其实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当官的嘛,不管是人间的,还是阴间的,官僚主义那是根植在骨子里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马面一脸的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他指着站在下面的“焦木”,大手猛地一抓。

    “反正这人也没有意识,什么也不知道。咱们不如把他扔出去,让他在外面魂飞魄散好了。这样一来,谁都不知不觉,也就怪罪不到我们的头上了。”

    阎罗王摩挲着下巴,在思考这么做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他可是很珍惜自己的工作岗位的,凡事都以保住自己的权位第一。

    可谁料听到他们的话,下面站着的“焦木”不干了,立马跳脚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狗日的,你们想干什么?我死都死了,为什么不给我安排轮回?”

    马面呵斥道:“叫什么叫,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余地?老实等着,看爷爷怎么发作你。嗯?牛头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马面正骂的痛快呢,突然发现牛头目瞪口呆地看着“焦木”,不知道他为什么发呆。

    就连阎罗王都被吸引了过来,一起看向傻了的牛头。

    在两人的注视下,牛头一脸的惊惧,颤颤巍巍地指着下面的“焦木”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……他……他能说话!”

    这一下不得了,阎罗王和马面也跳了起来,齐齐退了三步,不可思议地看向余怒未消的“焦木”。

    他们可太明白牛头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下面这货能说话,那么就说明还有意识存在。也就是说,他和刚才的那八个不一样。

    阎罗王感觉到自己的嗓子都在发堵,干咳了半天才能勉强开口。

    他抱着万一的侥幸对“焦木”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没喝孟婆汤?”

    “焦木”还在气头上呢。

    他虽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,但是刚才这三个家伙的对话他还是听到的。怎么都感觉到,这三人对他不怀好意,所以语气也就无比的冲。

    “没喝怎么了?本来准备喝的,谁知道突然打雷,吓了我一跳,那碗就洒了。”

    马面急的头发都竖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孟婆没管?这老太婆,她是怎么工作的?”

    “焦木”笑哼哼的。

    “她管个屁,打雷的时候,她吓得都坐在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这边,阎罗王已经惶急地原地打转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怎么办?这下可怎么办?真的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如果“焦木”喝了孟婆汤,前世的记忆消失一空,那么他们真的可以像马面说的那样,把他往虚空里一扔。

    只需要一炷香的功夫,他的灵魂就会被击碎,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可他没喝孟婆汤啊,意识完整,虚空是对这样的人没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即使将他扔进去,他也只会一直在里面游荡。

    万一要是哪天被天庭的寻灵使发现,那么整个地府都要完蛋。

    地府最高权力的三人组此时都傻眼了,知道他们已经到了生死边缘。

    一个弄不好,天庭降惩下来,他们的下场绝对会凄惨无比。

    三个人抱作一团,哀嚎不止,愣是想不到什么化解的办法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阎罗王的档次略微高一点,勉强稳住了心神。再次看向“焦木”的时候,之前的威严早已不见了,换成的则是虚伪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呵呵,这位先生,刚才是我的属下态度不对。作为他的上司,我代替他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焦木”也不是小白,自然知道因为自己,眼前这些家伙们碰到困难了,所以才会对自己态度软化的。

    他也是在社会上混了很久的人了,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也不说什么,只是哼哼了一声,想要看看,这位阎罗王准备玩什么花样。

    阎罗王见对方看不出深浅,不免有点心虚。但是为了挽救危机,也只好放下架子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先生,还没请教您的高姓大名呢?生前在哪高就?”

    对方不在卷宗上,所以到底是谁,他们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焦木”对于自己的遭遇,也是稀里糊涂的。刚才听阎罗王三人的对话,似乎自己是不该死的。

    想要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》